小鹏的逆水行舟:Q1营收同比增152.6%,缺芯少电供应链难题待解
发布日期:2022-07-27 12:18    点击次数:157

  交出不错的一季报答卷后,如何在供应链逆境下实现盈亏平衡,是小鹏汽车和“新势力”们正在面临的问题。

  日前,小鹏汽车发布2022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。交付数据来看,小鹏一季度共交付3.46万辆,较2021年同期的增长159%,其中P7交付1.94万辆、P5交付1.05万辆、G3交付0.47万辆。横向对比另外两家新势力,理想汽车一季度共交付3.17万辆,蔚来2.58万辆。

  交付数据表现亮眼也带动营收额的增长,一季度小鹏汽车汽车销售收入70亿元,较2021年同期增长149.0%;实现总营收74.5亿元,较2021年同期增长152.6%;但净亏损扩大至17.1亿元,同比增长116.2%,环比增长32.1%。

  但疫情影响下,新能源汽车产业面临仍电池原材料成本压力以及芯片短缺的影响。

  “4月以来,部分地区疫情加剧给整个汽车行业的供应链带来了很大的挑战。”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电话会上坦言。

  供应链危机待解

  “今年新能源汽车厂商面临三大挑战,一是材料(主要指电池);二是芯片,此前我们预计2022年下半年缺芯状况可能会得到缓解,不过今年上半年非但没有缓解,还进一步恶化;三是今年中国疫情的变化。”何小鹏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。

  对“新势力”们来说,这是一个共同的问题。“目前最大的风险是供应商的生产状况”,理想汽车总裁沈亚楠同样如是说。

  自去年下半年开始,包括小鹏汽车在内的新能源主机厂受电池供供应影响,出现交付延期的问题,甚至引发小鹏汽车准车主的维权。

  去年4季度至今年前5个月,受部分原材料价格影响,特别是锂矿价格大幅上涨,导致锂电池成本上涨。宁德时代决定将压力向下游传导,部分电池价格上涨幅度接近2倍。

  涨价压力最终传导至消费端,小鹏汽车先后在今年1月和3月先后上调全线产品售价,涨幅区间在1万元-3万元。

  售价调整导致一部分消费前置,这是部分新势力在一季度销售亮眼的原因之一。1月至4月,小鹏汽车月销量分别为1.29万辆、0.62万辆、1.54万辆、0.90万辆,1月和3月出现销量波峰,而2月和4月销量呈现较大回调。

  但这显然不可持续,还是要从供应端解决问题。

  “从2021年起对接了多家优质电池合作伙伴”,何小鹏在业绩会上表示,“今年二季度将基本完成电池供应多元化的布局,降低对特定区域集中和供应商集中带来的风险,保证后期交付效率和BOM成本优化将产生直接的长期正面影响。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除了和宁德时代方面的合作, 梦幻西游合须弥教学小鹏汽车拟引进亿纬锂能、中创新航、欣旺达等动力电池厂商作为二供、三供。

  芯片短缺是汽车产业面临的另一个持续性问题。

  小鹏汽车统计显示,如今,一台智能汽车芯片的绝对数量达到了5000颗,其中同一个地方可能用到数十颗或者十几颗一模一样的芯片。

  何小鹏认为,芯片带来的供应链挑战比预期还要长,芯片的挑战会持续到今年甚至到明年更往后的时间。“很多时候产能问题受限于一些特别小且便宜的芯片,这些芯片供应在整个中国市场都非常不确定。通常当月能看到次月的产能就已经非常好了,很多时候甚至当周只能看到下一周的产能。”

  当前正在持续的疫情放大了汽车产业的供应链危机。

  “如果上海和周边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,五月份可能中国所有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。”何小鹏4月中旬的呼声也得到华为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的响应,“的确如此,上海如果不能复工复产的话,5月份之后,所有科技/工业产业涉及上海供应链的,都会全面停产,尤其汽车产业。”

  好消息是,上海及周边地区汽车供应链逐步实现动态复工复产,根据《关于印发<关于开展重点企业保运转的工作方案(试行)>和重点企业“白名单”的通知》显示,第一批666家重点企业白名单中,包括特斯拉、采埃孚、上汽在内的汽车产业链及配套类企业超过250家,约占白名单企业的4成,占比最大。

  小鹏方面表示,重点地区的供应链逐步恢复,小鹏汽车肇庆工厂5月中旬已恢复双班生产。

  提升毛利,押注旗舰产品G9

  和友商相比,小鹏汽车销量表现更好,但毛利率以及净利润上仍表现不佳。

  在销量数据方面,小鹏汽车稳定保持在新势力月交付前三,并多次获得月交付第一的成绩。小鹏第二季度交付指引为31000-34000辆,理想汽车第二季度交付指引为21000~24000辆。

  尽管交付量上表现更好,但受平均销售价格影响,小鹏汽车汽车销售收入仅为69.99亿元,理想汽车同期收入达到93.1亿元。一季度小鹏汽车毛利率为12.2%,理想汽车毛利率22.6%;小鹏汽车净亏损17.08亿元,同期理想汽车的净亏损1090万元。

  “以P7的成功经验为基础,我相信随着G9和后续新平台以及新车型的推出,我们将结构性的改善车型毛利率。中长期的目标是将公司整体的毛利率提升到25%以上, ”何小鹏在业绩会上对G9充满信心,“从G9车型开始推出下一代智能辅助驾驶系统,在安全、性能、成本、使用场景上明显超出当前行业内的所有产品。 ”

  根据小鹏汽车规划,小鹏旗舰SUV小鹏G9预计将于2022年第三季度推出,并在第四季度开始大规模交付。同时,2023年小鹏汽车将基于新开发的B级车和C级车平台推出两款新产品,产品阵容将覆盖15-40万元市场。

  G9的主要对手可能是理想L9,后者同样预计在今年三季度实现交付,二者都基于800V电压平台,以智能驾驶、智能座舱、电子电气架构为卖点。

  值得注意的,早期“蔚小理”三家产品有着明确的价格界线,蔚来单车平均销售价格在40万元以上,理想唯一一款产品理想ONE售价为34.98万元,小鹏汽车3款产品销售价格集中在15-30万元的区间。随着各家厂商产品线的扩充,产品价格出现交叉,竞争也将更加直接。

  截至目前,小鹏G9尚未公布销售价格区间,但从产品命名以及配置上来看,很可能高于P7。

  同时,理想汽车CEO李想表示,理想汽车2023年将推出一款下一代增程的旗舰产品以及一款价格在20至30万的中型车的产品,产品价格区间从30至40万元区间扩展至20至50万元。

  外界猜测,理想L9的销售区间为45万元-50万元,这意味着小鹏和理想正在同时冲击蔚来主流产品价格区间。

  与此同时,蔚来也在加速产品下沉,蔚来CEO李斌表示,蔚来子品牌产品价格区间集中在15-30万元(3-5万美元)的大众市场。蔚来子品牌落户合肥,计划2024年建成投产。

  除了本土新势力之间的竞争,最大新能源厂商特斯拉扩建上海临港工厂,预计产能提升至100万辆。华为、百度、小米等科技公司也加入新能源赛道,华为牵手极狐、阿维塔、问界,推出华为demo车型;百度旗下集度汽车将搭载L4级自动驾驶,预计年内上市;小米亦庄工厂也开始动工,预计首款车型将于2024年量产。传统车厂BBA、大众、丰田、本田、福特、通用也杀入新能源赛道。

  申港证券指出,新能源汽车赛道逐渐拥挤,强手越来越多,以产品质量和技术为核心竞争力的时代已经到来。

  五矿证券研报显示,全球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发展已经跨过增长斜率上翘的拐点,从前期的“补贴导入”进入“产品力与积极扶持政策”共促的局面。电动化和智能化转型本身,也对于车企的战略决心、执行力、供应链布局以及财务实力提出苛刻要求,胜利的果实并不会属于每一家企业。少部分优质的整车企业有望在激烈的市场竞争、不利的高通胀背景中彰显相对优势,抓住机会窗口夺取更高的份额,为之后的盈利增长筑下基础。

  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 -->

热点资讯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