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越作战老兵回忆:我刚到部队,就在训练场上打了三个班长
发布日期:2022-08-03 00:03    点击次数:165

本文为对越自卫还击战回忆录《血色记忆》第1集,作者:参战老兵周强,共产党员,广东省湛江市雷州市北和镇斗六村人。1978年3月7日入伍,陆军42军124师372团通信连战士,1979年4月17日调往广西军区边防5师15团通信连任副班长、班长。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荣立三等功一次。1982年2月退伍。主要作品:对越自卫还击战回忆录系列《塞上曲》《浴血28天》《浸血绷带》《铁血军魂》《血色记忆》《舔血刀锋》等。

第一章(1)

我的一生命运,在我穿上绿军装后发生骤变……(注:本文主角是13军39师115团卫生员张敏,周强以第一人称视角给张敏撰写回忆录。)

1976年,秋天来了,树上的叶子渐渐失去往日墨绿色,秋风瑟瑟,它们色彩斑斓的叶子也随风摇曳,树枝开始悄悄地将一片片叶子洒落在地上。

此时,我坐在桌前托腮冥想,凝望着窗外几颗寥落的星星,皎洁的月圆满着,心却更是凄清幽冷。

大家都知道,那个年代每年10月国家发布征兵动员令,下达征兵有关要求和指标, 11月接兵干部下到各县开始接兵政审,走访,体检有关工作,12月10日全国起运第一批新兵,12月20日前全部运送完毕。

可是,我经体检后全部合格,家里却不同意我去当兵。

你说,我能不烦吗?我能开心吗?

那年,征兵工作开始后,我被公社武装部部长张四和借调到征兵办公室协助征兵工作。我们石首县茅草街公社来了两名接兵的解放军干部,后来我得知他们是39师115团特务连的干部。一名副连长名叫叶步营,另一名排长名叫杨文忠。

自从借调到征兵办开始,我每天一大早就会来到办公室擦桌扫地,端茶倒水,热情地接待每一位来到武装部办事的人员。夜幕降临,华灯初起,我将所有工作忙完后才回家。

我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,身材微胖而结实,白净的脸庞上菱角分明,浓眉下那双明眸的眼睛,炯炯有神,光彩夺人。可以说在大家的眼里是一个身体健康、积极向上、吃苦耐劳的有为青年,应该在两位接兵干部的眼里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兵源。

副连长叶步营问我:“想当兵吗?”

我说:“当然想呀!”

他又说:“如果你体检政审都合格,我一定把你带去当兵!”

太高兴了!听到副连长这句话,我开心地笑了。

我这段时间所做的一切,就是为了等这一句话!我的军人梦就要实现了。

副连长叶步营是一个很有趣的人。

有一天早上我看见他在院子里打拳,当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拳术。

但这拳术看来是挺厉害的,它刚中有柔,柔中有刚,在短短距离内用肘和膝攻击对方,是一种十分凶狠但却非常实用的搏击术。

练过武的人都知道拳术技巧在于准确找准对方的弱点,采取快、准、狠的出击,以瞬间的强大力量给予对方致命的打击。

我是个武术爱好者,身高1米70,可以说是非常健壮结实,身体素质特别好,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力量。现在看到副连长在这里练拳术,心里也痒痒的。

副连长叶步营看见我这样专注地看打拳,就对我说:“小伙子, 如梦社区rm93想不想学拳?”

我说:“想啊。”就这样我跟着他练起了拳术。

不久,我们就一来一往地对练了起来。

我很清楚要攻击并打败对手必须狠,但也要具备随时准备被对方击中的抗击能力,这样才能勇敢出击,切不可不畏手畏脚。

副连长没想到我那么能打,并且抗打能力那么强。然后他又把杨文忠排长叫过来,他俩同时上也奈何不了我。

其实,我虽然对武术不是很懂,但我知道如何去攻击一个人,因为从小到大身体健壮,有着与身俱来的摔跤、格斗体质与技巧,还有着善于以弱斗强、以小胜大的个性特点,摸出来一条条精准狠来控制对手的经验。至于抗打能力嘛,打架多了积累的经验也多。不管自身伤痕累累,以战倒对方为止,常常被人上门告状,回到家里,父母不问青红皂白,反正都是我的过错,父亲几乎每天都有揍我的准备,将我绑在长条板凳上拿起木棍就是一顿毒打,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的。你说,我这抗打能力能不强吗?

在征兵过程中,我们有说有笑,感情升温。经过检查和层层筛选,我终于全部合格了!

可是意料之外的话题出现,我父母哥嫂亲友死活不让我去当兵。

这下可真把我气死了。在石首县血防站工作时,我三次被推荐上大学,都因为家里有人当干部,出于高姿态让给了其他领导子女,可怜的我始终未能上大学。现在好不容易体检合格,能够当兵了家里人还不给我去,难道真的把我困在这小县城一辈子吗?我喜欢冒险,我喜欢挑战,我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当兵的料。

这时,为了能够去当兵,只能以死相搏。我就这样,左手是一瓶酒,右手是一瓶农药,对着家里人说:“让我去部队就喝左手的酒,大家开开心心。不让我去就服右手农药,让你们没有儿子!”

在我强烈的要求和过激的行为下,家里人只好同意我当兵。

1976年12月份,我胸挂大红花和石首县300多名青年应征入伍,来到了驻守四川内江的13军39师115团。

部队是一个纪律特别严格的地方,要求军人必须服从命令,每名军人必须遵守部队的规章制度。只有这样才能在遇到突发事件时心绪不乱,临危不惧,应对自如。

新兵进入部队后,都要进行长达3个月的新兵训练,这也是成为一名士兵的必要阶段。

新兵入伍后,第一件事就是要将部队中“三大条令”熟背,分别是纪律条令、队列条令、内务条令,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军事基础理论。有些人会问,背这些有什么用呢?学习这些条令的目的在于让新兵进一步熟悉部队的规章制度,知道在部队里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,并且提前知晓违背条令会受到哪些处罚,这些条令会一直贯穿士兵今后的部队生活。因此班长都会要求新兵将其背熟,并且会不定期抽查。对于背记这些相关规定,实际上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,我可以不客气的这样说,那些内容我几乎过目不忘。不是吹牛,在我读书的时候,许多老师、 班主任就佩服我这一点,所以我每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。

体能训练对一些体力不好的士兵来说,会比较困难一些,但对我来说也不是问题。我的体质从小到大就很好,在学校里我也是个体育健将。对百米冲刺、俯卧撑、单双杠等一些训练科目,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更令新兵苦不堪言的还是5公里越野。我们知道5公里越野训练的目的要求并不是提高士兵的速度,而是磨练士兵的耐性,能在这过程中匀速行进,合理分配体力。

在新兵里令很多人难忘的是队列训练,包括单个军人动作和班、排、连综合队列合练。别看这些科目简单,只不过是齐步、正步、跑步、向左转、向右转、向后转、下蹲、起立、立正、稍息等动作,但训练起来真的特别累。

新兵训练期间,我的新兵班班长是最令人讨厌的,因为一些琐碎的事情,我经常与他意见不一致而不服从他的管理。我很不明白,新兵连为什么会抽调一个讲话磕磕巴巴的人来当班长。现在我忘记了这个班长叫什么名字,是哪里人。他讲的普通话真的很难听,乡音特别重,老是听不懂。因此,我俩在说话上经常发生矛盾。

有一天,新兵连进行分组队列练习,我忘记是做什么动作,他又对我凶了起来,这个时候我确实忍不住了,就朝着他的脸一拳打过去,把他打倒在地下。新兵打老兵、新兵打班长在部队来说是一大忌,可是我已经犯了。之后有两个班长跑了过来,他们二话不说就挥手向我打过来。在这里,我不是说自己有多厉害,但是在家乡石首县县城里,不管你去哪里问,在我们同龄人里几乎没有不认识我的人,我是因为经常打架而出了名的。现在要对付这两个老兵,那我根本不把他们看在眼里。结果,我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把他们干倒了。

这时候,整个训练场都安静了下来。谁都没想到,一个新兵竟然敢挑战三个老兵班长。

新兵连的指导员和连长很快就赶了过来了解情况。我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。这时候指导员批评了那个班长,说你现在这样带兵不行的,这批兵绝大部分都是城市兵,很多都是高中毕业的,有点文化见多识广,所以在训练的过程中,我们必须根据他们各自的特点,因人施教进行训练,才能行之有效。

指导员也和风细雨地跟我交谈起来,后来我也认识了自己的错误,并在新兵连会上做了深刻检讨。

几个月过后,不用别人说,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上的巨大转变,我知道自己迈过了人生中的又一个坎,终于从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蜕变成一个真正的军人。

(未完待续)



热点资讯
相关资讯